if (false) { }

商品评论

前 1000 名评论人
2016年11月18日
这本书跟《黑镜》有个圣诞特别篇讲的就是一回事啊。“思维克隆人”其实就是“克隆了你意识的数字文件”。基于唯物主义和还原主义的思想,认为意识也是大脑功能的一部分,按照心理学家的说法,当一个大脑获得了足够多数量的关联路径,自我意识就会出现。因此意识是完全可以数字化的。思维克隆人会拥有和你一样的记忆,喜好,性格,信仰,你会因此就认可它是你的分身吗?我觉得当我们识别自我的时候,除了外表,还有可能通过记忆,性格,情感,态度和价值观的连续性来判定,但是很遗憾,当别人识别我们的时候,常常靠的却是很表面的东西:长什么样,声音什么样,什么年纪,没有人会知道你所有的记忆和价值观,性格的所有面向(性格也会变),你的熟人会因为你的思维克隆人跟他有共同的记忆就认可它是你吗?它甚至可能连实体都没有。对传统的唯物主义者来说,所谓同一性其实指的就是身体的同一性,当物质的身体消失,你也就消失了,所以这是个矛盾的选择。总结起来就是:意识是可以复制的,但那并不是你。
既然“虚拟意识”只是数字文件而已,那它就会有数字化的基本问题:容易复制和容易修改,那么运行一段时间之后,这个”虚拟意识“还能多大程度上代表你就难说了,即使不考虑伦理道德问题,仅仅是如果思维克隆人都有实体的话,未来的世界就真是拥挤不堪,而这一点作者完全不予考虑,留给以后的科技解决。
总的来说,我觉得这种”思维克隆人“也好”虚拟人“也好,虽然可能从技术上讲相对容易,但从伦理道德和情感上能获得大众支持的可能性跟“克隆人”的难度不相上下,与其期待”思维克隆人“能获得法律支持来达到永生,还不如期待下生命科学的进步,反正都是一样遥远。
2 个人发现此评论有用
报告滥用情况 固定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