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 (false) { }

商品评论

前 500 名评论人
2017年6月18日
可归类为发展经济学著作,对国家经济发展路径提出意见,主要是两个核心观点:一是集聚发展,通过建设大城市实现集聚效应,人口流入区和流出区人均GDP同步提高,化解地区经济差距。二是要素流动,取消土地计划指标和户籍限制,市场价格替代政府管控,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,缓解中西部土地资源浪费、“空心村”和留守儿童等管制问题。

他认为集聚发展是发展的必由之路,任何不利于集聚的政策将会损害经济效率。大城市是经济集聚的体现和载体,要顺应甚至鼓励城市扩大范围,破除人口户籍限制障碍。他列举了发达国家的例子,人口向大城市集聚是一般规律,认为适用齐氏定律,一国最大城市人口是第二大城市的2倍、第三大的3倍,以此类推,第N大的N倍。他批判了大城市的控制人口政策,提出人口规模不是城市病的原因,真正原因是城市规划建设问题。他认为人口流入城市,有教育溢出效应,提高人的总体素质,而且解决城市老龄化等社会问题。他主张建立在户籍基础上的教育歧视性政策,形成社会两种身份群体的冲突,如同印度种姓和美国早期的种族歧视产生的问题。但是,陆铭也发现,德国区域均衡发展状况不支持他的论点,可见成功的发展模式并不唯一。

陆铭作品的精彩在于观点明确,又辅之以实证和故事,更难能可贵的是他的国际视野,对美国和日本情况有较为深入的了解,对欧盟国家情况也较清楚。在广博知识和开阔视野基础上的作品,读来有种厚重感,对的让人信服,错的也让人反思。从效率和公平角度谈政策方向,路子总不会有太大偏离。作为土地领域的政策研究者,先是读了他的网络文章,再翻出这本原先读了两章的书。如果说发展大城市属于争议观点,房价涨源于土地指标管控的论断恐怕是望文生义的判断了。虽然年度计划指标制度纯属阶段性举措,不应长期实行,但是若说计划指标推涨了房价,就张冠李戴了。要知道,长期以来土地城镇化快于人口城镇化,也就是说建设用地增长速度过快了,而大城市更是如此。与发达国家地区的国际都市相比,中国城市人口密度低而不是高。只是从近两年开始,有些城市提出了减量发展思路,而这与国家的计划指标管理又是两回事了。

书中还有很贴近生活的分析,比如政策措施研究换位思考的主张,他援引孔子“己所不欲勿施于人”的思想;比如说到户籍限制问题时提出“隧道效应”,堵车在隧道,看到前车开动了便很快乐,因为有了希望;但是若是两车道,另一车道往前走了,由于是实线不能变道会不开心;这种不公平可能会引发两条车道上司机的矛盾,最后双方都不快乐。城里人和农村人在城市里户籍差异,就会出现“隧道效应”,强度不如种族矛盾,但不容小觑。他还分析了留守儿童、农村剩下的女性和老年人情况,真实可感地解释了政策问题。谈到政策制定的理性、效率和公平。他说:“理想的意义不在于它能够被立即实现,而在于它能像北斗星一样指明方向,让整个社会知道该往哪儿走,不要越偏越远,甚至倒退。”

理性的学者专注于讲清楚道理,陆铭还动之以情。他给未来写了封满腔赤诚的信,尤其是对肯尼迪为种族平等献身的阐述,催人泪下,感人至深。他说自己是职业读书人,我想,中国社会最需要的,就是沉住气静下心的读书人吧。身处闹市,再援引他援引的话,“心远地自偏”。不过,值得思考的是,人类社会在多大程度上可以选择自己的发展模式?当我们看到美国人民选举总统的迷茫,听到特朗普对既得利益集团的批评,真的有信心说美国最好吗?
8 个人发现此评论有用
报告滥用情况 固定链接